蓝涩

一个突然的小脑洞大概就是以前时候金和格瑞一起出去玩,玩得开心了,金就“告白了”
在长满青草的土坡上,金站在上面,双臂张开,明媚地笑了。格瑞站在土坡下面,抬头看着金。
  忽而心动。

  后来格瑞想,他之所以爱上金,大概就是因为那一天——
金在夕阳的耀眼的阳光中灿烂地笑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格瑞!”金发随微风而舞,金逆着阳光,周身都撒上了光芒。蓝色的眼中倒映着格瑞的身影。

——什么朋友啊 我想要你做我的恋人。格瑞对着金笑了。

不会画画真的难过,好想画出来啊啊啊!

[联文 all金]瑞金 30种cp的可能性

监视者&监视对象
梗来自 @你的铃堡
和白天的联文 @白天   监视,是为了保护!啊啊啊啊为了成为写手而努力!

“请你一定要保护好金!”秋在离开之前,这么对格瑞说。
  秋要去工作了,虽然不能说出到底是什么工作,但是秋在和金道别后悄悄地找到了格瑞,告诉他自己的工作很危险,也许会有人为了报复她而找上金,希望格瑞可以去保护金。

  格瑞是一个神秘组织里的厉害角色。秋也是因为工作的缘故知道了他,新同事丹尼尔了解到秋担心自己弟弟的安全,就告诉她可以雇佣格瑞去保护金。
  格瑞本来不想接这单,但是丹尼尔好说歹说说动了格瑞,格瑞就去了。
  见到保护对象后,格瑞觉得接下这一单是正确的。蓝色的眼睛,里面有大海的波纹,美丽而深邃。格瑞觉得自己的心被轻轻的敲了一下。
  当然这个见,指的是单方面,秋特别说明了要格瑞不要露面,就暗中保护就好。没有说原因,格瑞也不是要问个彻底的家伙。现在的状态就像……怎么说呢,监视者与被监视者?
  金的活动轨迹还是很简单的,每天上学放学,有时会去买零食。每天回家都要看看日历,就算是一个人住,也不会寂寞失落,每天都充满了笑容。
  耀眼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
  格瑞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不好了。
  第一个对金下手的人,在秋离开后的第三个月出现。
  深夜一点,格瑞躺在金家中客厅的沙发上。因为金睡觉很老实,一觉到天亮,所以格瑞就会到他家客厅等着。其实要知道金在干什么,只要几个监视器就好了,但是格瑞不知道怎么了,就想要在离他近一点的地方。
  入侵者轻轻地撬开了金家的大门,只发出了一声轻响。但是对于格瑞来说,这一声,已经很大了。告诉他:有人来了。
  格瑞离开沙发,隐藏在客厅的角落。
  今天晚上的月亮,并不是特别明亮,有时候还会躲进云层里。
  入侵者轻手轻脚地靠近金的房间,眼里闪过狠厉。他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里面有滴滴的声音,应该是定时炸弹。
“哼!秋,和你的弟弟说再见吧!”他正要启动炸弹,突然感到后颈一阵疼痛,就失去了意识。
  他再也不会醒来了。
  格瑞又处理了炸弹 回到了金的家里,想了想,又进入了金的房间。少年依然安睡。月光撒在他的脸上,像天使一样。

  姐姐离开家里有五个月了。金想。
  他是个直觉很准的人,总觉得两个月前开始就有人老是在盯着他。这种感觉很不好,可他又不知道是谁。特别是有一次,他被房间里花瓶落地的声音吵醒,起身去看,发现是花瓶碎了。
  有老鼠吗?金揉揉眼睛,睡意又上来了,他没多在意,返回房间锁门时,隐隐约约看见了花瓶那里好像有一个黑影闪过。
  ——那是捡走刚刚那个倒霉狙击手射入花瓶里的子弹的格瑞。
  ——但是金并不知道。
  第二天醒来,金才有时间好好回忆,家里没有老鼠。并没有看错,那里有过一个黑影。
  怎么办?金有些害怕,是谁?是那个盯着我的人吗?
  到了夜晚,金更害怕了,这种被看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有时候他觉得床头站着一个背着大刀的人,好像还有人在他睡着时摸他的脸。金开始失眠。

  格瑞不知道怎么了,他很喜欢在金的床边站着,作为一个暗卫一样的保镖,他应该不让金发现。可是他总忍不住想看着他,甚至金已经有些发现他的存在了,他还是不想隐匿起来。
  金的失眠好了。
  格瑞看出金因为发现被“监视”而睡不着了,他就在金的饭里,水里,加小剂量的安神药。药效好,无副作用。

  嗡——格瑞的电话响了。
  是秋:“格瑞?我弟弟最近还好吗?我好忙,这一月又不能回去看他了,麻烦你帮我多照顾一下他,不要被他发现!不然他肯定要担心我的工作。”

  “他很好。”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就想到一个梗,先码住,下周回家了写。
  叶修修仙修过了,要给众人测字,看他们的名字,然后说他们五行缺啥子,于是。。。。
唐昊是唐日 天所以缺日,然后叶修就被哔——了,
韩文清缺水,老韩抱臂不屑:叶修你倒是很多水。这样啊的,嘻嘻嘻,下周回来就写!!!

青铜门的话

我是青铜门。
在长白山的深处,被风雪淹没的地方。我在这里,呆了千年,长到我自己都模糊了时间的概念。
张家总是有很多人来,可是能活着出去的人很少,更没有一个人出去的时候会有人来接。
而有一天,又一个张起灵来了,他看着年轻但是我知道,他或许已经度过了百年的光阴。

他会不会活着出来呢?我有点好奇,他的眼神和以前那些都不一样,那是一种,淡然安静而有希望的神采。

2015年八月十七有个年轻人问我要人,他说他叫吴邪,来接张起灵回家。他眉目间透露着沧桑,可长相很阳光。他抚摸着我身上古朴的纹路,嘴角含笑。
我说张家有很多个张起灵,我也见过很多个。你是找哪一个?
他说,可是只有一个小哥。眼神温柔,我想,这是来接所爱之人的。

十年前进门的张起灵活着出来了,他看着睡着的吴邪,轻轻的笑了,眼神清澈,像长白山积年不化的雪。

“吴邪,带我回家。”

会幸福的,张起灵和吴邪。
我这么想。

致叶修

  我第一次知道你,是在周边店里。你在海报上叼着烟,神采飞扬。我不知道你是谁,只是感叹一句好帅。我今年寒假看了全职,我觉得你真是个坏人,走位风骚战术猥琐。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主角,可是你就是那么好,那么好。什么也不说,默默地温柔,放垃圾话,让人讨厌你却又笑起来。
  喜欢就是这样的吧,想着就会笑起来。我想到你总是会笑起来,你带给我那么多的温暖,那么多快乐。谢谢你,叶修。
  我来得晚,不是一开始就在的人,可我会一直都在,一直都在。
  叶修!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