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

终于收到了!!!原地翻滚!!!真的好看!不枉我等了这么久!!!
写点读后感

开篇几页很多的留白,就让人感到一种空旷寂寥的氛围,到华无患后面杀了那么多飞鹰,再到收起一脸肃杀,去找武知枝看桃花的时候,就已经很难过了。

他杀尽武当送信的飞鹰,只为了留下那个说过:“我不信”的小道长。

在华无患去武当之前,掌门问他可放得下“安稳”二字。那时他的表情太打动人了,低头垂眼说放得下。
却不知,他这一去,才遇见自己的安稳,才遇见那个小道长。

烟雨蒙蒙。策马江南。

可是很多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武知枝也算不到。于是表面的安稳被打破,轻易毁去平淡的幸福。

“失而复得,又复失,可比失去本身难受多了。”

#最后一句话是本子里的。
#就是想到什么写什么

谢谢太太带来一个这样的故事,真的超萌!! @葱开开
还有太太平时更的患哥和吱吱的日常太甜了!!掌门和老楚也可爱的不行!!

表白爱慕子太太!当时关注她是因为她画的剑网三,太美了,非常有意境。超级喜欢!!!就是一种特别美的感觉在,无法用语言表述出来。后来又是楚留香,画的本子真的是绝了……虽然我没赶上预售……但是请通贩再爱我一次……画的超级棒,意境细节什么的都真的超好!!啊啊啊表白啊啊啊!还有之前看到的太太的一些感悟心路历程什么的,感觉太太是个很好的人呢!又努力又幸福!希望太太以后一直 快乐下去!!(*Ü*)ノ☀@爱慕子

就记一个脑洞,玩家武当因为误杀了NPC,被楚留香派了系统追杀,结果玩家穿进了楚留香的世界,一边要去赎罪一边要防着华山个色鬼。
可是武当真的是手滑才杀了NPC的啊!

道长自刎的时候,血溅到了薛洋脸上,他解下道长覆眼的白绫,上面也全是道长的血。
“死了才好,死了更好,死了的才听话。”

近日叶修的画风不对(二)

  终于放假啦,老韩生日给他先发点福利(◦˙▽˙◦)
  前文戳主页⁽⁽ଘ( ˊᵕˋ )ଓ⁾⁾



这天,叶修正在用饭时,听说韩文清来了。叶修放下筷子笑道:“霸图养不起你了吗?跑我这儿蹭饭来了。”

  韩文清刚跨过叶修房间的门槛就听见了这话,两人之间互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韩文清早就不会理会这种程度的调戏了。对,就是调戏,韩文清一直这么认为。

  他见叶修对面有个空位,就自然地坐在了他对面。叶修挑眉:“真是来我这蹭饭的啊。 ”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吩咐再给韩文清盛一碗饭来。

  韩文清倒也不客气,拿着就开始吃。
“咳咳,”叶修敲了敲韩文清的碗沿,“老韩你来有什么事?”

  韩文清道:“来看看你。”

  叶修不信:“这么简单?说,是不是来看看我的训练秘诀,回去再研究该怎么对付我。”

  韩文清放下碗,看着叶修道:“就只是来看看你。听说你这段日子挺辛苦的。”

“嚯!”叶修奇道:“老韩你咋啦,突然通情达理起来了——来了刚好,我有事跟你讲。你就住……新杰旁边那间房吧。我晚点过去找你。”


  是夜。
  韩文清正在屋中打坐,忽然听到门嘎吱一响,睁眼就看见叶修已经坐在了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水。见韩文清看着他,歪头一笑:“老韩还给我备了茶啊。”又顺手给韩文清也倒了杯茶。示意他过来坐。

  韩文清坐下,叶修开口说道:“老韩啊,我近日跟王杰希学了测字算命之术,老韩你命中缺水啊。”

  “嗯。”

“不是,我说真的呢。”叶修看韩文清一脸的不在乎,便靠近韩文清,看着他说:“你看看你这,长得也够刚毅。哎,我听说你们霸图有刚进门的小弟子,看见你二话没说就把钱袋交了上去。”

  韩文清微微低下头打量叶修,都说灯下看人美三分。叶修本来就是个美人,在灯火下更衬得温润如玉。微微下垂的眼角撩人得不行。偏偏本人还毫无察觉。上半身倾向韩文清,眉眼弯弯。

  韩文清的声音有些哑了:“那该如何?”

“唔……大概就找个带水比较多的人成亲不就好啦?比如……”叶修眼睛一转,调侃道:“轮回的江波涛……哈哈哈哈哈……”韩文清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把叶修吓了一跳。

  老韩生气啦?叶修心道不好,拿后辈来开这种玩笑是不太好……赶紧弥补:“啊老韩别介意……开个玩笑……你怎么年纪越大越不禁逗了呢……别生气?”

  韩文清不答,只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叶修。倒是把叶修看得有点害怕。他是有点怕韩文清给他两下,以前开玩笑韩文清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可韩文清只是看着叶修,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叶修优美的脖子,温润的曲线向下,延伸到衣领里面去。

  他突然将手放在了桌上,俯下身,这个姿势恰好将叶修圈在了怀中。

  叶修莫名其妙:“不是吧……老韩你要打我?”

  韩文清答非所问:“你跟王杰希学的?”

  “是啊……”

   “别跟他学,他自己就长了张克妻脸。”停了停,又道:“不过,叶修你倒是水很多……”说罢,含住了叶修的唇。

  叶修睁大了眼,不知该作何反应,愣住了。韩文清趁机去调戏叶修的舌头,等叶修回过神来,再去推他已然来不及了。双手被韩文清一把攥住,被迫扬起头同他亲吻,许久之后韩文清终于放开了他,两人唇齿间却扯着一条银丝。

  “果然水多。”韩文清道。

  叶修一下推开韩文清,用手一抹唇,道:“所以你刚刚就是要证明一下你说的对吗!?”叶修又气又羞,转身就走,关门时狠狠瞪了韩文清一眼,道:“我……真是……韩文清明天别让我看见你!你属狗!!”

近日叶修的画风不对(一)

  应该还有几篇,马上考试考完之前不会更了(*ฅ́˘ฅ̀*)

  从前有一个地方,叫什么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里有个联盟叫“荣耀”。

  荣耀往下细分又有许多门派,而兴欣门下一个叫叶修的少侠最是引人注目。此人来历不凡,他原来是嘉世门下大弟子,板上钉钉的未来掌门,不知道为何却被逐出师门,被一个叫孙翔的后生给夺了位置。按理说他应该气急败坏地大骂嘉世不要脸,因为嘉世的第一大派的名头是叶修在荣耀的门派比武中拳打微草脚踢霸图头捶蓝雨给打下来的。结果好嘛,嘉世因为最近几届武林大会没有摘的第一的名号就把叶修给逐出师门了。可叶修不骂不打,也没指着嘉世的山门说你给我等着十年之内灭你满门云云,叫搬了小板凳买了茶水瓜子来看戏的老百姓好生失望。

  叶修走了两圈,就去对面山头的兴欣落了户。不出几年,就把兴欣从一个无名的门派发扬成了颇有江湖地位的大门派。又在第十届武林大会中带着兴欣击败轮回成为第一。
  巧的是这年海外的武林人士想和荣耀切磋,荣耀便选了十四位武林精英去,不巧的是叶修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不再参与江湖事。谢绝了冯盟主的邀请,回家了!可冯盟主是什么人?怎么能让他给跑了,千里去信告知叶家家主,说赢了这场武林大比如何给本地武林长脸,场面话说的那叫一个绝!于是叶修回家还没喝口热茶就被他爹给踢出了家门,提着个小包袱又回到了联盟,作为联盟的领队带着精英们去参加天下武林大会。

  而我们要说的故事,就是在这次大会开始前发生的。
  因为大会中有多人合作的项目,于是来自不同门派的精英们就会在一起先磨合,叶修练的功夫那叫一个多,基本都会,要不然凭什么打下嘉世的王朝?他每天就是看看精英们磨合的怎样了,再给指导指导,顺便开解开解心情不好的精英。突然有一天,精英们发现叶修他,变了。
  唐昊一天晚上准备睡觉时听见有人敲门,以为是关系好的孙翔来找他聊天,结果开门一看叶修站在他门口,一身白色直裾,他比叶修要高,视线一下就落在了叶修明晰的锁骨上。他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不知叶修来意。叶修看见唐昊开门,就非常自然地进了唐昊的房间,并说:“有事和你说,把门关上。”
唐昊浑浑噩噩地关了门,转身看见叶修已经坐在了桌边,并示意他也坐下。叶修见他坐下,便开口道:“我深夜前来,是有要事要同你讲,此事事关重大,我……我……”叶修突然卡了卡,低下头,似在酝酿着什么。
  唐昊心中小鹿乱撞,心道莫不是叶修终于开了窍,知道了自己对他的心意,于是来对他诉衷肠,表情意?唐昊越想越觉得可能,手也缓缓去够叶修放在桌面上的手道:“其……”实还没说完,叶修忽然抬头,吓得唐昊一激灵,手也不敢伸了话也不敢说了。只听叶修缓缓开口道:“唐昊……你……最近不太好对吧?”
  唐昊当然不好,他对叶修倾心已久,奈何情敌众多,叶修却毫无察觉。唐昊便“嗯”了一声。叶修又道:“我便知是如此。我来便是要同你说这件事。我近日跟王杰希学了些算命测字之术。本来只是玩玩,却发现……”叶修忽然抬头直视唐昊双眼,道:“唐昊,你名不好。”
  唐昊没想到叶修来这一出,一时不知如何反应,愣住了。
  叶修继续说:“你名为昊,拆了这个昊字……”叶修忽而偏过了脸,耳夹微微泛红,“便是日啊……王杰希说,命中缺什么,便会用什么字来补上……可这个字……你是男子……又如此高傲……缺/日……这……唉……”
  唐昊本来看着叶修的优美的侧脸,缓缓开合的薄唇,正是心猿意马的时候,突然被叶修这么一吓,差点摔下凳子。他失声道:“你——”
  叶修打断了他的话:“我知我知,我不会往出去说的。哎,天生的命,又如何能怪你。不过武林向来开放,龙阳之事也是不少,不会有人说你什么什么的,我看你最近神色不好,特来提醒一下,马上就大会了,纵使你……便也节制些……”说完站起身,“我就先走了,我看这次同行中的人,不少都不好,我这几天一一告知吧。夜深了,告辞。早点休息。”走的时候还贴心地帮唐昊关好了门,看着僵立住的唐昊不经叹息一声。心道:“不知他是被我说中了吓住了还是被我说的吓住了,那模样真可怜。还好选在晚上来,不然被其他人听到了唐昊该更难受了。”
  殊不知,唐昊心里想的却是:“叶修在暗示我吗?缺……缺……又来告知我莫不是……想与我……共度春宵?对了!一定是这样,不然他干嘛只穿了件长衫便来了,还沐浴过……我这脑袋真是不开窍!”急忙开门,叶修的影子都没了,只好独自叹息,心道改日另找机会。便去梦里折腾叶修了。

#修修以为唐昊是在下面那个,可没想到在上面也可以缺太阳,因为想吃的搞不到手嘛!ο(=•ω<=)ρ⌒☆

写作业之魔道篇

问灵十三载,也不写作业

魏无羡声嘶力竭地吼道:“蓝湛!蓝忘机!含光君!我,我刚才,是真心想跟你一起写作业的!”

“我想一辈子都和你一起写作业。”

“没法离开你……除了你谁都不行……不是你就不写作业!”

“有没有人能给我一条好走的阳关道。一条就算不用修鬼道,也可以写完作业的路。”

江澄厉声道:“什么叫把我认成了魏无羡?怎么认!为什么是我?!”
温宁更厉声地道:“因为你交上去的作业,是他写的!”

忽然,蓝忘机道:“痛苦吗。”
温宁:“什么?”
蓝忘机道:“写作业,痛苦吗。”
温宁道:“如果我说不痛苦,蓝公子你也不会信吧。”

自己做的发冠,还是比较满意的。您可爱的簪娘上线❤

一个突然的小脑洞大概就是以前时候金和格瑞一起出去玩,玩得开心了,金就“告白了”
在长满青草的土坡上,金站在上面,双臂张开,明媚地笑了。格瑞站在土坡下面,抬头看着金。
  忽而心动。

  后来格瑞想,他之所以爱上金,大概就是因为那一天——
金在夕阳的耀眼的阳光中灿烂地笑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格瑞!”金发随微风而舞,金逆着阳光,周身都撒上了光芒。蓝色的眼中倒映着格瑞的身影。

——什么朋友啊 我想要你做我的恋人。格瑞对着金笑了。

不会画画真的难过,好想画出来啊啊啊!

[联文 all金]瑞金 30种cp的可能性

监视者&监视对象
梗来自 @你的铃堡
和白天的联文 @白天   监视,是为了保护!啊啊啊啊为了成为写手而努力!

“请你一定要保护好金!”秋在离开之前,这么对格瑞说。
  秋要去工作了,虽然不能说出到底是什么工作,但是秋在和金道别后悄悄地找到了格瑞,告诉他自己的工作很危险,也许会有人为了报复她而找上金,希望格瑞可以去保护金。

  格瑞是一个神秘组织里的厉害角色。秋也是因为工作的缘故知道了他,新同事丹尼尔了解到秋担心自己弟弟的安全,就告诉她可以雇佣格瑞去保护金。
  格瑞本来不想接这单,但是丹尼尔好说歹说说动了格瑞,格瑞就去了。
  见到保护对象后,格瑞觉得接下这一单是正确的。蓝色的眼睛,里面有大海的波纹,美丽而深邃。格瑞觉得自己的心被轻轻的敲了一下。
  当然这个见,指的是单方面,秋特别说明了要格瑞不要露面,就暗中保护就好。没有说原因,格瑞也不是要问个彻底的家伙。现在的状态就像……怎么说呢,监视者与被监视者?
  金的活动轨迹还是很简单的,每天上学放学,有时会去买零食。每天回家都要看看日历,就算是一个人住,也不会寂寞失落,每天都充满了笑容。
  耀眼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
  格瑞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不好了。
  第一个对金下手的人,在秋离开后的第三个月出现。
  深夜一点,格瑞躺在金家中客厅的沙发上。因为金睡觉很老实,一觉到天亮,所以格瑞就会到他家客厅等着。其实要知道金在干什么,只要几个监视器就好了,但是格瑞不知道怎么了,就想要在离他近一点的地方。
  入侵者轻轻地撬开了金家的大门,只发出了一声轻响。但是对于格瑞来说,这一声,已经很大了。告诉他:有人来了。
  格瑞离开沙发,隐藏在客厅的角落。
  今天晚上的月亮,并不是特别明亮,有时候还会躲进云层里。
  入侵者轻手轻脚地靠近金的房间,眼里闪过狠厉。他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里面有滴滴的声音,应该是定时炸弹。
“哼!秋,和你的弟弟说再见吧!”他正要启动炸弹,突然感到后颈一阵疼痛,就失去了意识。
  他再也不会醒来了。
  格瑞又处理了炸弹 回到了金的家里,想了想,又进入了金的房间。少年依然安睡。月光撒在他的脸上,像天使一样。

  姐姐离开家里有五个月了。金想。
  他是个直觉很准的人,总觉得两个月前开始就有人老是在盯着他。这种感觉很不好,可他又不知道是谁。特别是有一次,他被房间里花瓶落地的声音吵醒,起身去看,发现是花瓶碎了。
  有老鼠吗?金揉揉眼睛,睡意又上来了,他没多在意,返回房间锁门时,隐隐约约看见了花瓶那里好像有一个黑影闪过。
  ——那是捡走刚刚那个倒霉狙击手射入花瓶里的子弹的格瑞。
  ——但是金并不知道。
  第二天醒来,金才有时间好好回忆,家里没有老鼠。并没有看错,那里有过一个黑影。
  怎么办?金有些害怕,是谁?是那个盯着我的人吗?
  到了夜晚,金更害怕了,这种被看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有时候他觉得床头站着一个背着大刀的人,好像还有人在他睡着时摸他的脸。金开始失眠。

  格瑞不知道怎么了,他很喜欢在金的床边站着,作为一个暗卫一样的保镖,他应该不让金发现。可是他总忍不住想看着他,甚至金已经有些发现他的存在了,他还是不想隐匿起来。
  金的失眠好了。
  格瑞看出金因为发现被“监视”而睡不着了,他就在金的饭里,水里,加小剂量的安神药。药效好,无副作用。

  嗡——格瑞的电话响了。
  是秋:“格瑞?我弟弟最近还好吗?我好忙,这一月又不能回去看他了,麻烦你帮我多照顾一下他,不要被他发现!不然他肯定要担心我的工作。”

  “他很好。”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